啊好大进不去了求求你

首頁 > 集團發展 > 正文

疫情防控阻擊戰 · 傳媒先鋒前線日記 ③ 紅星新聞:讓世界看到“封城”的武漢

發布時間:2020-02-07



2月7日,是武漢“封城”的第16天,成都商報紅星新聞首席記者王效恰好在武漢待了16天。作為最早進入武漢的一批記者之一,半個月來,他曾“全副武裝”走進中南醫院隔離病房拍攝;曾騎一個小時共享單車發回了“封城”之后的第一組獨家報道;也曾見證火神山醫院從開工到交付的每一個重要時間節點。


在發回這些影響力巨大的報道同時,他經歷的是出行不便、十來天沒有吃到蔬菜、可能被感染的不可控性等艱難處境。這十多天,王效手機相機里的照片、視頻素材已經留存了幾十個G,但是他卻舍不得刪除。他說,留在武漢記錄這一切,就是此次作為一名攝影記者在抗疫前線的最大意義。


曾靠一輛共享單車

讓世界看到“封城”的武漢


1月21日傍晚,王效接到報社指示:買最近的一班飛機,馬上飛去武漢!當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存在人傳人的消息剛剛實錘,但是有效信息并不多,特別是武漢“里面”的情況到底怎么樣,誰也不清楚。


“接到通知,在報社領了6個口罩,我就立即回家收拾去了機場。”1月22日凌晨1點過,王效落地武漢。沒有過多的反應時間,早上8時許,戴上口罩,王效奔波了協和醫院、金銀潭醫院、武漢中心醫院后湖院區等醫院,發回了探訪醫院的第一手獨家報道《實地探訪武漢四家醫院 每位就診者都會被問3個問題》。


23日,同樣是凌晨,武漢迎來了這次戰“疫”的關鍵時間節點——“封城”。10時之前,王效就已趕到了漢口火車站。火車站關閉前最后一秒依然徘徊不愿離去的人們、地鐵站關上閘門的瞬間、空蕩的江漢路步行街……



這些珍貴的歷史時刻,在王效的鏡頭下被定格、傳播,但讀者不知道的是,這是他騎了一個小時共享單車完成的拍攝。“漢口火車站關閉之后,想離開漢口火車站的人太多了,很多人排隊打車,我一邊走一邊拍走到了江漢路步行街,然后騎著共享單車去拍下了‘封城’之后的武漢。”


 


另一部分重要的報道是關于火神山醫院建設。《武漢版小湯山開建!現場上百臺機械同時開挖》《無圖紙火神山醫院的168小時》《如期完工!火神山醫院今日交付,記者實地探訪》等重磅獨家報道,對王效來說,這些報道的意義就是讓身在武漢之外的人能通過這些圖文、視頻見證火神山醫院從無到有的全過程,讓大家看到,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的中國速度以及由此展現出來的信心與決心。


▲  紅星現場  武漢火神山建設現場


▲ 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王效


想回成都也很想孩子

但記錄就是他留在武漢的意義


這是王效第一次經歷“封城”,街上無人無車、持續增長的確診病例,連日來的泡面和速食,十多天沒有吃到過一口蔬菜,交通出行不便,被酒店趕出來找不到住的地方……街上、醫院里、出租車上、采訪對象……接觸任何地方和人,都有被感染的可能性。但他擔心的并不是自己的身體,想的全是如果自己感染了,家里的小朋友怎么辦。這些經歷,心酸艱難嗎?他只是沉默了幾秒,用一貫淡淡的語氣說:“還好吧。”


問起這次十多天的武漢之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回答:“有條件的話,就把這些記錄下來吧。”疫情之下的城市,雖然壓抑,但總有能透進光的地方。《“封城”第六日,陽光下的武漢》這組報道中,王效拍攝的每一張照片都特別觸動人心。


冬日陽光下,有人遛狗、有人冬泳、有人釣魚、有人街頭舞龍……


王效說,他問釣魚的大叔,這里能釣起來魚嗎,大叔回答他,自己根本就不是來釣魚的,只是在家里“關”得太久了,想出來透口氣。當地人說這是疫情以來第一次出太陽,王效不知真假,但他非常明確的是,自己在這里最大的意義就是記錄。



他也說很想回成都來,很想孩子,但是回來之后也必須先進行隔離,所以不如先在武漢待著。王效說,有一些空閑的時候,他就帶著相機出門“掃街”,他要記錄下這些所有人都未曾經歷過的歷史時刻,記錄下這座“生病的城市”如何一步步好起來。


點擊鏈接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