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进不去了求求你

首頁 > 集團發展 > 正文

疫情防控阻擊戰 · 傳媒先鋒前線日記 ⑤ 一次不連貫的采訪

發布時間:2020-02-26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在這場嚴峻斗爭中,……廣大醫務工作者義無反顧、日夜奮戰,展現了救死扶傷、醫者仁心的崇高精神……廣大新聞工作者不畏艱險、深入一線……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大貢獻。


——習近平總書記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的講話


2月24日,一組名為《痕美》的照片和視頻在朋友圈刷屏。


點擊鏈接查看 ?


這是成都日報社攝影部主任王熙維、攝影記者呂甲、攝像記者劉陽、胡大田,深入成都市疾控中心、公衛中心和市一醫院,創作的聚焦成都戰“疫”一線醫護人員的融媒體報道。


在這組讓人為之動容的報道背后

同樣鐫刻了大愛大義的溫情點滴


一 次 不 連 貫 的 采 訪


王熙維


? 緣起


2月2日,大年初九,我瀏覽朋友圈尋找新聞題材,看到一個攝影師朋友當天發的一組手機照片。畫面是九張在武漢醫院工作的護士的臉。臉上縱橫交錯的是口罩、護目鏡、頭套的勒痕。因為非專業拍攝,再加上手機廣角鏡頭的放大,畫面觸目驚心。



這些照片,再加上時時看到的同類照片給了我強震:手機照片雖然來源于第一現場,但像素低,如果不是特殊的條件和時機,要將新聞圖片存入歷史,還是專業相機靠譜。我們為什么不能到成都的醫療戰“疫”一線去拍一組照片?不只是普通的特寫,如果可以,拍一組帶燈光的肖像不是更好么。


第二天,我就召集部門幾位同志開會,議定了帶燈光棚拍攝的思路。但燈光怎么布置,圖片效果最后以哪種光效呈現,也是重要問題。報社首席記者呂甲早年經過十分嚴格的室內棚拍訓練,他提了好幾種方案,并畫了草圖。之后,我們找到分管編委,談了想法。最后議定,這一次,采用以圓形光影放大鏡頭中主角頭部光環的形式,竭力捕捉一線醫護人員的真情實感,也體現攝影記者對他們的崇敬。


笑聲與淚水混合的采訪


在市衛健委的幫助下,2月17日下午,我和呂甲、劉陽一行三人趕到市一醫院,“全副武裝”上多方支援的防護用品,開始準備拍攝。攝影棚就搭建在一個暫時斷電停工的放射室里。房間內,巨大的機器和病床占了大約三分之二的空間,我們的攝影棚只能在很小的范圍內搭建,條件極其簡陋。


▲ 市一醫院工作人員幫忙搬運攝影器材


▲ 穿戴防護服的攝影部記者


▲ 穿戴防護服的攝影部記者


▲ 在市公衛中心搭建的攝影棚


第一個走進鏡頭的,是市一醫院第二醫學觀察區隔離病房的吳春霞醫生。吳醫生個子嬌小,剛參加工作沒幾年,從面容上看,你會覺得她還只是一個學生。我的習慣是邊拍邊聊,這樣視頻那邊也有動態的聲音。我問她:“你上班多久了,有沒有男朋友,這期間你最難受的是什么?”話音剛落,吳醫生脫口而出:“我想媽媽!”豆大的眼淚瞬間涌出……我趕緊按下快門,可閃光燈連續快速發出“啪啪”的聲音,在此時卻如此生硬刺耳,與整個現場顯得如此不搭。于是我中斷拍攝,靜靜地等吳醫生的難受勁兒過去了,才重新開始拍攝。


▲ 王熙維與醫護人員交流拍攝情況


連續三天,我們團隊一共拍攝了30多名戰“疫”一線的醫生、護士、科研人員。每一個人在鏡頭里都那么真實,可親,可愛,可敬!



在市公衛中心拍攝的一天,接近中午時,幾位醫生從隔離病房里出來,消殺清潔完畢,轉身就到了一個被稱之為“廚房”的小房間,開始洗菜、煎蛋、煮面。他們餓了嗎?是在給自己準備午餐嗎?我們的鏡頭“跟蹤”到“廚房”,原來是在這幾天,住在隔離病房里的一位婆婆食欲不好,醫生們想盡千方百計,要為婆婆改善伙食、增強營養。


與“廚房”相對的小房間是女生寢室,住了10個醫生。她們在門上貼了一個自制的卡通畫,上面十分可愛的寫著“仙女屋”。這一群有血有肉、活潑可愛的人呀,誰知道歡聲笑語的堅強背后,是一個月未見家人的思念呢!


▲ 住在 “仙女屋” 的醫護人員


新聞現場的攝影記者,時常將那些苦難、痛苦、悲傷的情感通過鏡頭語言呈現給受眾,留下“冷血”的職業印象。但這一次采訪,卻是我中斷拍攝最多的一次。


在市公衛中心,面對一位醫生想念孩子時的眼淚,我轉身抹淚、以頭撞墻。同樣作為父母,這分別,這難受,我真的懂。


▲ 給醫護人員拍照


在中斷拍攝的時刻,有些更加精彩的鏡頭被錯過了。可是,如果少一張好的新聞圖片,能換回疫情早點結束,能讓思念親人的他們早日回到家人身邊,我寧愿放棄所有照片,換得這時光與歲月的平流如河。


供稿:集團黨群部



點擊鏈接查看更多